夢斷碧落,最終是落寞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5
  • 来源:2020高清日本一道国产_2020隔壁老王在线观看_2020江苏卫视跨年演唱会

  茫茫紅塵中,有種愛,還未開始,便已結束。不是不愛,而是真愛,彼此保留瞭原有愛的溫度,讓自己活在永恒的回憶當中。是上天在捉弄還是命中註定,無從知曉。一枕殘夢,天涯碎殤,最終留下一個人獨自落寞。
  --------前言
  【壹】
  夕陽西下,餘輝滿天,透著一層憂傷的氣息。
  寧靜正在下班回傢的路上,她的臉部看起來沒有一點精神氣。因為她要籌備一個文案,已經連續好幾天沒有正常休息瞭。
  困乏的寧靜,一到傢便倒在床上,一動不動。可是,明明疲憊的身心,思緒卻沒有停歇,無法安睡。寧靜於是起身,洗瞭一把臉,為自己煮瞭一碗清湯面。沒精打彩的拌動面條,想著自己的心事。男朋友去瞭國外,她一個人很是清靜。沒有激情的愛情,不斷的猜忌,早已讓她無力承受。寧靜想,等他這次回來就分瞭吧,對彼此都好。
  就在這時,刺耳的電話鈴聲響起,寧靜順手接聽。她感覺到瞭是他,還真從來沒這麼感應過,她剛想分手的事,還沒開口,他倒先開瞭口。為什麼愛與不愛都是他說瞭算。但是現在,一切都不在重要瞭。隻是內心猶如刀絞一樣,很是痛心,痛心過後是無盡的落寞。
  【貳】
  秋高氣爽的早晨,寧靜正匆匆的從傢中趕去上班,她快遲到瞭。明知不再相愛,昨夜還是因分手的事整夜未眠。為瞭加快速度,她在公交站臺想搭一輛的士去上班。因為已經沒有時間再去等公交車瞭,再說她的身體今天也不能承受那擁擠的車廂,要不然她可能會暈倒的。
  等瞭很久也想瞭很久,還是沒有空的的士經過,她很著急。待會上級肯定要批評,因為今天有初上任的領導來視察工作。寧靜越想越覺得遲到的後果會很嚴重。正在她左右張望的時候,有輛車停在她的面前。她想自己的朋友圈也沒有開轎車的。也覺得不會有好心人願意載她這個陌生人去上班,這樣的情景也隻有泡沫劇裡才有的。她往右邊移瞭幾步,繼續等待著。
  "上車走吧,現在是上班高峰期,不好打的的。"車窗緩緩落下,一個西裝革履,打著領帶,發型整潔,戴細邊框眼鏡的男子溫和地說。
  "呃…我們有認識過嗎?"寧靜顯得有些驚詫。自己不認識這個人啊。
  "現在不認識,你想遲到就在這裡繼續等吧。"男子慢慢的說道。
  "我要去鳳凰西路凱瑞大廈,您呢?"寧靜沒上車,繼續問。
  "我也到那。"男子開瞭車門。
  "有這麼巧的事嗎?"寧靜邊上車邊想著,看他也不像是壞人。
  車子一路飛奔,很快就到瞭公司樓下。車還沒停穩,寧靜就下瞭車,丟下一句話:"謝謝您能載我上班。"寧靜小跑上瞭電梯。男子淺笑的搖瞭搖頭。
  不過萬幸的是,隻遲到瞭兩分鐘。寧靜坐下來喝瞭一杯咖啡,緩瞭一口氣。
  李老大咳嗽幾聲走瞭進來,所有同事都把目光投向門口。這下寧靜愣住瞭,老大旁邊站著個笑容滿面的男人,正是剛才載她上班的那個人。寧靜想:這下糗大瞭,怎麼辦瞭。
  男子走上前,自我介紹道:"大傢好,我叫高宇,從總公司來的,在這裡我將和你們一起有一段時間的工作。希望合作愉快。
  同事們都鼓掌並齊聲說:"歡迎高總。"寧靜不好意思地笑瞭下,也輕輕的拍瞭下手。
  "你叫寧靜對吧,聽你們經理說,你的業績不錯,這段時間辛苦瞭。"高宇真誠的看著寧靜。"高總過獎瞭,這是我分內的事,應該做的。"寧靜禮貌的回應並笑著。
  高宇笑著轉身離開。
  昨天中午,高宇來到這個新的工作環境,在李經理的陪同下曾經過寧靜的工作室。休息時間,他見她還在埋頭苦幹,李經理簡單的介紹瞭一下。他便記住瞭這個長發飄飄的女子。
  高宇的住處離寧靜傢不遠。今天早上,高宇遠遠就看見這個長發的美麗女子在站臺左顧右盼。無意識的高宇隻想載她一程,以免遲到,僅此而已。
  【叁】
  寧靜自從分手後,似乎沒有太多的痛苦,也許,她沒有真正的愛過,分瞭,散瞭,可能就不會觸及內心的苦楚。她天生麗質,可是自己的愛情之路卻普普通通。也許是緣分沒來,還沒有遇到可以讓她值得依賴的人。兩次平淡無奇的戀愛,都以未果收場。還沒來得及愛,所以寧靜再也不會輕易相信被愛瞭。她想把自己的那份溫柔埋在心裡,希望能在紅塵中有一次最美的邂逅。不管有多久,哪怕是一生一世的等待,也無怨無悔。等到他來點燃內心那份久違的思念。
  寧靜照常努力的工作著,默默無聞。
  高宇在進公司的這一個月裡,在他的領導下,業績比上個月同比上漲瞭8%.大傢都拿到瞭獎金和薪資,非常高興,提議今晚宴請高總,順便好好放松一下。高宇聽到後說:"怎麼能讓大傢請我呢,要請也是我請大傢呀,這個月的業績是我們大傢公同努力得來的。我的上級誇我還得謝謝你們的大力支持啊!"一席話,聽著誠懇也舒服。
  餐席期間,有人問起瞭高宇的個人感情生活,比較感興趣。高宇有些自嘲地說:"那是曾經的事瞭,以前有個戀人,現在沒有瞭。"他的眼睛裡有些許傷感愁緒外露,寧靜隔著他的鏡片看到瞭一點。同時,她的心也微微疼瞭一下。寧靜鼓起勇氣突然站起來。
  "來,單身萬歲,幹杯。"她的目光充滿誠意。
  "好,單身萬歲,幹杯。"他站瞭起來,端起果汁,對著寧靜微微一笑。高宇是不喝酒的,因為自己的肝不勝酒量。
  吃完飯就是K歌,寧靜不勝酒力,也不喜歡迪廳的環境,於是,她告訴大傢先回傢休息。大傢都瞭解她的性格,也就依瞭她。
  寧靜走到外面,看著滿天的星光,溫柔的月光,輕盈的微風。突然就醉瞭。高宇也隨她出來瞭,在寧靜身後靜靜的走瞭一段路程。女人的第六感很靈的,特別是在被別人的目光註視很久後,她們總會感知到。寧靜回頭一看,他停住瞭。迎著月光,寧靜看著他的那雙眼神。她突然覺得這個男人很安穩,對,成熟穩重,這樣形容他再好不過瞭。寧靜停住瞭,高宇走瞭上來。
  "我想問你啊,為什麼天上的星星愛眨眼睛?"寧靜淡淡的問,她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問這樣的話。
  "它們可能是在向它們愛的人傳達愛意吧,如果相愛,但隻能遙遙相望,那是件很痛苦的事。"高宇也看星星,淡淡的答。
  "這不應該是你說話的風格呀。"寧靜看著他。
  "你要走回去啊?"高宇岔開話題問道。
  "對,如此月色,值得一走。"
  "嗯,可是你能行嗎?"
  "行,我還很清醒,沒有醉。"
  之後無言,兩人踏著月輝,載著星光,一路同行。到達寧靜的住處。
  "謝謝你,我到傢瞭,你是不是還有很遠的路?"寧靜問。
  "我也馬上就到瞭,謝謝沒必要瞭,要不要請我喝一杯茶?"他問得甚至自己覺得就出乎意料之外。
  "太晚瞭,好困想休息瞭,改天吧。"寧靜婉言謝絕瞭。
  "嗯,也是的,不好意思,冒昧瞭。"高宇尷尬地笑瞭笑。
  高宇轉身又回到瞭剛兩人一起走過的路,回去取車。他看到那個孤單的背影,突然就很想陪她一直走下去,一直走。
  晴朗的夜色,天空中的星星還在眨著眼,也許,它們是在向自己的心上人傳達愛意,有時候兩兩相遙望既是幸福的也是痛苦的。
  【肆】
  第二天去上班,寧靜在電梯裡就遇見瞭高宇。寧靜對昨晚他們走路的情景,感覺很模糊,不曾記得自己有說過什麼。然而,她卻深深的記得他說星星的那些話語,深深記得他送她回傢之後又返回去的身影,深深的記得當時自己有一絲絲感動。
  "高總早,昨晚可能喝多瞭,對不起瞭。"寧靜打破瞭那讓人窒息的安靜。
  "早,那有對不起這一說法瞭,我應該謝謝你才對啊,好久沒有在月光下散步瞭。"高宇笑的很純真。
  寧靜再也沒說話瞭,隻是笑著。說也奇怪,有些人,就算你再不瞭解不熟悉,可是通過那舉手投足,一笑一語,就有著前世今生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  中午休息,寧靜敲響瞭高宇的辦公室的門。
  "請進。"高宇在裡面應著。
  寧靜緩緩走進來,看著高宇。
  "高總,我中午請您喝茶吧,昨天欠您的。"寧靜笑著,有一對酒窩,也有著難以拒絕的真誠。
  "不用這麼客氣吧,我昨晚順便說說的,是我冒昧瞭,真不好意思。"高宇沒想到的是她當真瞭。
  "沒事的,就一杯茶嘛。"
  "那好,你等我一下,我先把這個草案擬好。"
  "嗯,我等您。"寧靜坐到旁邊的沙發上面。
  "別您瞭,我好像沒有那麼的老吧。"高宇頭也沒抬,調侃地說。
  就因為這句話,引起瞭寧靜的好奇心,她註視著他的側臉,這個男人真的不老,三十歲左右,正好可以用成熟穩重來形容。高宇咳嗽瞭幾聲,仍在全神貫註地寫著什麼。寧靜仍在看著他的側臉。高宇又咳嗽瞭幾聲。她註意到瞭,便起身,倒瞭杯白開水,端過去。寧靜輕放在他的右手邊。他看見瞭,抬頭感激的看著她。
  寧靜看到瞭他桌上的相框,那是他和一個年輕貌美的女子的合影。應該是他的前妻吧,寧靜想。這個女子,目光溫和,面容和善,寧靜喜歡這樣的女子。她曾經想過,能夠離開像高宇這樣的男人,肯定是那個女人的不是吧。但現在,寧靜卻沒有瞭先前這樣的想法瞭。
  寧靜拿起照片,看瞭很久,掏出紙巾擦拭上面的灰塵,靜靜地看著。如此的細致,通常很容易感染一個人,高宇看著她,心裡,暖暖的。
  【伍】
  茶室。
  寧靜坐在瞭靠窗戶的位置,因為窗外有一棵黃葉樹,葉子正在緩緩下落,一片,兩片。
  "你經常來這裡嗎?"高宇問。"對,這裡環境不錯,茶也好。"寧靜看看著那棵樹。
  高宇看著她的側臉,像她在辦公室裡看他時的一樣。
  "有自己憂傷的故事嗎?"高宇驀地就問。
  "你難道不也是嗎?"寧靜仍然那個姿勢。
  "呵呵,也許是吧。"高宇答道。
  "可是,不管自己的故事有多麼的悲傷,疼痛,都要好好愛惜自己,好好的活下去。"高宇又說,好像是在提醒她。
  寧靜轉過臉,看著他,沒有言語,靜默以對。
  "嗯,那你也是的。"寧靜沉浸片刻也說。他們相視而笑,茶端上來瞭。
  寧靜要的碧螺春,一大玻璃杯,水清,茶綠,澄靜清明。高宇要的普洱,一大蓋碗,湯色渾厚,溫潤醇滑,韻陳甘厚。
  "你說,這葉子的離開,是風的追求,還是樹的不挽留。"寧靜又看著那正在落葉的樹。
  "都不是的。"高宇答道。
  "那是什麼?"
  "這是自然的法則,它坦然接受命運的安排,也如此,它才可以在下個輪回,吐出更美的新綠。"高宇也看著那些葉子。
  窗外,樹的葉子一片,兩片的落下。高宇和寧靜的目光都同時註視在窗外的落葉上。深思許久,靜靜地在想些什麼。落葉又把這兩束目光,相重疊……
  【陸】
  從那以後,高宇和寧靜由於各自工作繁忙,再也沒有單獨相處過,工作中偶爾碰瞭面,也隻是相視一笑。
  從那以後,寧靜總是感覺,他們之間的關系有些微妙的變化,也說不清楚。有時在電梯裡遇見,高宇對她微笑,寧靜覺得在擁擠的人群中感到有種莫名的心神寧靜。
  從那以後,高宇也明顯覺得,寧靜看他的眼神裡多瞭些許溫柔。隻是他隻能裝作不知道,然後一個人靜靜的想著,她那次為他擦拭照片上的浮塵的恬靜模樣;想她在那個月夜孤寂而憂傷的背影。
  那是一個加班後的深夜,寧靜搭上瞭高宇的便車。車在燈紅酒綠的夜色裡穿行,寧靜把頭靠在車窗邊,看路過的風景。微風輕輕的吹,她也微微的沉醉瞭。高宇把車開的很穩,他眼角的餘光撇向她瘦弱的肩頭,有一種莫名的情愫湧上心頭,微微地疼痛。
  到達寧靜傢的樓下。
  高宇說:"明天見。"
  "上來吃碗面吧。"寧靜邀請。
  "方便嗎?"高宇有些驚詫。
  "嗯,沒關系。"寧靜笑著。
  他們走上電梯,寧靜說她隻會煮有幾蔥花的清湯面。高宇說他隻喜歡吃清湯面。寧靜的小屋,正如她的人,清新,幹凈,溫馨,這是高宇說的,他說的時候,她正在廚房煮面。高宇坐在沙發上,喝著她剛沖的綠茶。寧靜穿著米色的衫子,熟練地切著蔥花。高宇看著她的側影,突然覺得好溫馨,這就是他喜歡的傢庭生活。
  面煮好瞭,寧靜小心翼翼的端上來。清湯面,有細碎的蔥花飄在上面,散著溫暖的香。
  "你的手藝不錯啊,看著都想吃。"高宇由心的誇贊。
  "還好啦,一般般,我也就會這個。"寧靜謙虛地笑著,心裡卻高興的開瞭花。
  兩人都餓瞭,不喜歡在就餐時說話,都安靜地吃完瞭。
  吃後,高宇沉醉地說:"好久沒吃到這麼好的面瞭,幸福啊。"
  "那有時間就常來吃吧。"寧靜起身收拾碗筷。
  "寧靜,下個月我就要回公司總部瞭。"高宇的口吻有些無奈,有些不舍。
  寧靜遲遲沒有回答上來,她隻覺得剛吃下的東西好像要往上爬一樣。寧靜走到廚房,背對著他,洗著碗筷,淚終於落瞭下來,滴在手背。
  "怎麼這麼快呀,以前都沒聽你提起過。"寧靜平緩地問。
  "我也是剛接到上面的通知,還沒來的及告訴你們,但你是第一個知道的。"
  高宇站起來,走到她的背後。輕輕的把手放在她的肩頭。寧靜的肩在顫抖,如她的心。高宇擁她入懷,輕吻瞭她的發,平和地說:"寧靜,謝謝能遇見你,在我最後的日子。"
  寧靜不懂他的意思。隻是永遠記住瞭,他懷抱的溫度。
  【柒】
  高宇離開的時候,寧靜送他到機場。他們沒有太多的言語,隻是深深的相擁。寧靜隻是說,一路平安。高宇隻是說,謝謝你,寧靜,要好好的生活,好好地愛惜自己。就在那一刻,兩人的心都是痛的。卻,都還在微笑。揮手,高宇轉身,再也沒有回頭。寧靜看著他的身影消失在登機口,她也轉身,沒再回頭。但是眼角含淚,迷糊瞭彼此的雙眼。
  半年之後,寧靜很想念高宇,終於撥通子他的號碼。然而寧靜聽到的卻不是她日思夜想的聲音。寧靜不記得那人說瞭些什麼話,說瞭多少話;不記得自己流瞭多少淚;也不記得自己怎樣放下電話的;她隻記得那人說:高宇已在兩個月前死於肝癌,死於肝癌……
  她終於明白他會說:星星眨眼可能是在向它們愛的人傳達愛意吧,如果相愛,但隻能遙遙相望,那是件很痛苦的事。
  她終於明白他會說:飄葉懂得自然的法則,它坦然接受命運的安排,也如此,它才可以在下個輪回,吐出更美的新綠。
  她終於明白他會說:寧靜,謝謝能遇見你,在我最後的日子。
  她終於明白他會說:謝謝你,寧靜,要好好的生活,好好地愛惜自己。
  她終於明白他為麼會離開那個和他相依相偎美麗和善的妻子。
  她終於明白他遲遲都不肯說出那個珍藏心底已久的"愛"字。
  她終於明白…可是,一切都太遲瞭。
  【捌】
  海天一線,碧落黃泉。再回首,已是陰陽相隔,天涯永遠,生死兩茫茫,追憶亦惘然。上天就那麼容易的蹉跎瞭兩個人的愛情。這份愛,還沒開始,就已結束。卻讓人刻骨銘心永生不忘。
  寧靜會好好的活下去,也會好好的愛惜自己,因為這也是高宇所希望的。隻是寧靜會帶著他們的回憶繼續生活下去。時而微笑時而落寞。當然,她會永遠記得他擁抱她的,溫度。